搜索
住在韓國»社区»華娛 很遗憾,我们再也看不到《康熙》那样百无禁忌的综艺

很遗憾,我们再也看不到《康熙》那样百无禁忌的综艺

为什么《康熙》的成功不能复制

这篇文章本来是昨天就写好的,唉,谁想到文章还没发,刘真老师已经走了……

现在打开B站的刘真合集,都是怀缅和感伤


《康熙来了》给我们这一代人带来了许多不可替代的记忆。

尽管已经停播四年,但它依然是我百看不厌的下饭综艺。

开心的时候会看,不开心的时候会看,我和喜欢《康熙》的朋友都认同:再没有别的综艺可以让我们那么开怀,那么爽了。

即便是小S和蔡康永合体再搞的《花花万物》,也不可能重现《康熙》的辉煌。



《花花万物》到第三季改成周播,请的嘉宾也变成了小S和蔡康永相对熟悉的港台艺人,口碑终于有回升,汪东城和炎亚纶那两期是好笑的,但那些打高分的人,不过也是想起《康熙》而已。

原因?

之前有很多人归结于小S和康永的状态下滑,他们已经找不到当年在《康熙》那种对任何事物都感到好奇和兴奋的状态。

这是其一,但不是根本。

更重要的,是我们已经找不回当年那个让主持人和嘉宾都挥洒自如的平台。


现在小S和康永也只有在汪东城、阿雅这些老熟人面前会耍一下贱,调侃一下。(但尺度也是远没有康熙的时候那么狠)

面对大陆的其他明星嘉宾,他们根本放不开手脚。

问戚薇为什么喜欢吃兔头?


张云雷要喷多少发胶?


郑爽为什么喜欢在家搞发明?


这些无聊的问题,对看过《康熙》的老阿姨来说,就只想给它们一个经典的小S冷漠脸——

没劲。

没意思。


有时想想,真觉得遗憾,没有了《康熙》,就再也没有一个地方给明星放下人设,说说真话。

现在很多追星的年轻人,除了吹彩虹屁和反黑,也不太知道,原来当年偶像在电视前的尺度可以这么大,这么好玩。


△23岁的彭于晏第一次上《康熙》,就被追问性经验,小S还说,你如果说你现在还是处男就会很奇怪啊?彭于晏还回答,对哦,然后十分坦诚地分享了第一次。当时没有人觉得冒犯,只觉得彭于晏可爱。

《康熙》为什么会这么让人如此难忘?

因为它是真的「敢」。

2004年《康熙》第一集,小S就坐在了李敖的大腿上,并由此揭开华语圈男明星/名人轮番被“咸猪手”的序幕。

每个来到《康熙》的当红明星/鲜肉,都免不了被蹂躏一番。

不是被小S检查身体,就是要被逼问感情和性生活。


不论是天王还是当红流量,都在《康熙》被小S揩过油。

没看《康熙》的人,可能觉得这样的行为“低俗”“下流”“无下限”。

可当时,恰恰是这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和揩油,让明星们得以露出他们在大众媒体上难以见到的,接地气的一面。(《康熙》红的时候,微博还没有呢,以前我们除了看剧,能了解明星的渠道就是报纸和综艺)


△比如从来不谈感情事的华仔,在2005年第一次上《康熙》的时候,就承认自己带过女朋友回宿舍,“有,当然有,(没有)我还像男的嘛”。

如果不是《康熙》,我们不会知道,酷酷的摇滚大佬伍佰,原来是个害羞男孩,聊起内裤的颜色都会脸红。


如果不是《康熙》,我们不会知道,九亿妈妈的梦——费翔,最性感的部位原来是胸毛,而且他在《康熙》还大方地捐出胸毛来做公益拍卖。


△哈哈哈哈,在节目中剪胸毛这件事在当时还蛮震撼的,当然也有受过争议,但费翔出来力挺并表示如果拍卖真的拿来做慈善就无所谓。

如果不是《康熙》,我们不会知道,「禁欲系男神」张震曾公开承认自己好色,还说和小S有肢体接触“爽到”!


△十分建议大家看2005年张震这集《康熙》,超A,很难想象现在的偶像和明星会这么大方承认自己有欲望。

如果不是《康熙》,我们更加不会知道,小明原来也有可爱的一面,他在《康熙》里扮蜡笔小新,应该是他职业生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“扮丑”。


△虽然网上流传的是小S怼小明的片段,但其实在那集《康熙》里,小明还是有可爱和放松的时候。

当然,如果不是《康熙》,我们现在也不会有刷屏朋友圈的范冰冰打脸金句——

“他是我最后一个男朋友。”


△范冰冰2016年上《康熙》的时候,状态真的很好,穿休闲的衬衫和牛仔裤也依然漂亮,我想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并不是节目效果,而是真心这么觉得,赚够了终于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。只是有时候人生的起伏,并不由人的意志决定。

《康熙》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节目,无论来的人是谁,名头有多大,他们在这里,都会放低身段,变得轻松一些,真诚一些,可爱一些。

有人就这么说过,《康熙》是唯一一个不用捧明星(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吹彩虹屁),但依然大受欢迎的节目。

在《康熙》,真心话永远比明星光环更受欢迎。


△2011年陈冠希上过《康熙》,这是他在艳照门之后上的第一个谈话节目,小S当时问他,还敢拍亲密照吗,他说,不敢,真的怕了。

也因为这样,《康熙》在播了一两年之后,就不太邀请大明星站台了。

它有了一套更低成本,但也更可持续发展的综艺模式:

由台湾本土的通告艺人、综艺咖撑起的搞笑日常。


Melody、曲家瑞、小甜甜、沈玉琳、赵正平……(当然还有刘真老师)

这一连串对大众来说相对陌生的名字,是康熙粉们心照不宣的快乐源泉。

尽管他们真的很不红,也没演过什么当红的偶像剧,但是,在《康熙》这舞台上,他们每一个人都很有趣,很有梗。


比如Melody,一个三四线的台湾女艺人,此前大家认识她,可能是因为陶喆的那首歌《Melody》(是的,她是陶喆的前女友)。

讲真,如果是拼作品,Melody在娱乐圈应该没什么存在感。

但是,《康熙》却让人看到她的魅力点。

在节目里,Melody号称是小S“最想掐死的嘉宾”,她ABC的口音,一句话总要中英夹杂——“You know”“I know”的腔调,真的让人很想翻白眼。


可是,另一方面,她爽朗又大方的个性又很吸粉。

就算小S亏她“自然地讨人厌”,她依然可以用特有腔调自信地回答:

“真的?谢谢大家讨厌我。”

然后继续噼里啪啦地描述自己“讨人厌”的贵妇生活。

△Meloday是又作又可爱

婊里婊气,但又自然可爱。

这种敢于做自己的人格魅力,是《康熙》这些综艺咖吸引人的地方。


他们真实,他们又特别。

像曲家瑞,曲老师,我《康熙》最爱的女嘉宾。

尽管她并不是一个符合传统审美的女性,用我一直男朋友的话说,曲老师太泼辣了。

但是,我真的好爱她的自信和独立。


十年前,她就可以在《康熙》里大胆地谈论性。


她有才华(艺术家和策展人),也有自己的精神世界。

印象最深是她说自己在新泽西州的跳蚤市场,用27美元和11岁的女孩买下一个半人高的芭比娃娃的故事。

“她说我11岁,因为我长大了,我长大就不再玩洋娃娃了,我想要卷发棒。所以我们就在他们家那个台阶上交换了青春,因为我不想长大,她想长大。”


不过是一个小女孩一时任性的想法,但曲老师却把它看作是一件神圣而浪漫的事情。

「交换青春」,没有想象力和精神境界的人,绝对说不出这么罗曼蒂克的词语。

我当时就觉得,曲老师真的是一个到50岁都依然拥有少女心的女性,好爱她!


而在这些综艺咖里,不得不说的就是沈玉琳。

去年他来参加《奇葩说》,有好多人都不认识他。

殊不知,这位长相有点寒碜的大叔,是《康熙》有史以来最好笑,人气最高的嘉宾。


用李诞的话说:“沈玉琳,我偶像。他怎么每句话都能那么好笑,说的话那么荒唐,又总有道理。有时候笑完,又能感觉到一丝心酸。”

沈玉琳就是这样,他总是可以嘻嘻哈哈地讲一些让人难以置信的凄惨事。

比如,他说自己家庭环境不好,爸爸是军人,收入微薄,妈妈为了维持生计,只能身兼数职打几份工,其中有一份就是扫把工厂的女工,每天干完活,妈妈都从工厂拿一把扫把回家。

康永问,为什么?难道你家穷到连买扫把的钱都没有?

“因为她要拿回家打我啊!”


哈哈哈,这就是沈玉琳的鬼扯幽默感。

笑完之后,你已经分不清他说的究竟是真惨还是假惨。

只留下笑到肚疼一个自然反应。

卖惨、装逼是不适合《康熙》的,观众喜欢的,接受的,是沈玉琳这种“人不就是关关难过关关过”的豁达世界观。

△每次我觉得人生很难的时候,都会想起威廉沈的名言。

可以说,正是一个个像沈玉琳这样有趣又有个性的综艺咖,构成了《康熙》的底色。(我这么说吧,最近大家都在讨论虞书欣,说她又作又真实,而实际上,在10年前,《康熙》就已经有这么一批比虞书欣更敢说的流量王了)

他们带来的不只是段子,还有更真实、更残酷的娱乐圈底层生活。

也就是看了《康熙》,我才知道,原来明星真的不都是光鲜亮丽的,有很多人,也像我们一样,是营营碌碌的社畜:

住在不到十平方米的套间里,在狭小的厕所里做饭。


每天到超市里蹭试吃,用尽各种方法省钱。


为了一个通告,为了更高的曝光率,他们甚至不惜做各种丢脸又难堪的事情。


△小甜甜曾经在《康熙》表演以脚代手。小甜甜一直想成为贾玲那样的谐星,她来大陆上节目见到贾玲,贾玲和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,天啊,我在《康熙》看过你用脚吃东西,怎么会有女孩子做这样的事。连贾玲这样没有偶像包袱的喜剧演员,都觉得小甜甜拼。

这里面当然会有节目效果,也会有浮夸的部分。

但是,多亏有了《康熙》,这些外表不够出众、业务能力不够强的综艺咖,才有了一个可以自由表达、自我发挥的平台。

他们没必要做大明星,也没必须学大明星,比起那些住豪宅、用名牌的大明星,我倒觉得,《康熙》里的通告艺人,离我更近,更容易让我产生共鸣,他们说的话也更能让我感同身受。


△《康熙》里的娱乐圈社畜是很多的,我们喜欢的也许不是他这个人,而是原来他和我一样这种感觉。

除了上面这些甜酸苦辣的娱乐圈生活,《康熙》让我觉得它不只是一个搞笑综艺的,还有那里面包含的多元价值观和世间百态。

在我们对LGBT群体还是“噤若寒蝉”的时候,《康熙》就已经涉猎很多相关的话题。

比如讨论男同志喜欢的男明星是什么类型;


比如请跨性别者上来造型。


△尽管单元名字叫“伪娘”,但康永在节目中已经强调,节目这样叫只是为了让更多人知道是讲什么,但现实中最好不要叫他们“伪娘”。而主持人对这个群体也是尊重的,赵正平不小心碰了其中一个嘉宾胸部,康永马上提醒他,这是不礼貌的骚扰,不可以这么做,赵正平也马上道歉。

婚恋和两性关系,大陆的综艺,大多还是集中在鼓励大家赶紧恋爱结婚生子的相亲环节。

但是,《康熙》早就对甜甜甜的恋爱没有兴趣,它会探讨婆媳关系。


探讨结婚后的夫妻相处。


△有一期是讲夫妻之间撒过的谎,柯以柔说因为丈夫不喜欢贷款,她就隐瞒了投资房产的真正价格,而丈夫当场就说最不能原谅的就是关于买房子的事情,后来三观不合的两人就真的离婚了。虽然不算很深入,但《康熙》至少有试图探讨婚姻并不那么美好的一面。

有些男嘉宾在两性关系中表现得太“直男癌”,还会当场被人怼。


△有一期聊同居的,有男嘉宾说,同居前一定要先看女生素颜,曲家瑞就很生气地说,你们真是够了,凭什么对女生的长相评头论足,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。《康熙》最难得的,是它可以允许碰撞和差异出现在同一期节目里。

而《康熙》里,我最喜欢的一期,就是小S和前任黄子佼的世纪大和解。

熟悉台湾娱乐圈八卦的人,应该都知道这两人的恩怨:

在小S和黄子佼拍了四年拖正要谈婚论嫁的时候,男方突然被曝出劈腿曾宝仪,小S非常受伤,不仅在《娱乐百分百》里发表分手声明,还说了不少狠话,黄子佼从此失去了观众缘,事业一落千丈。

2015年的《康熙》,是两人分手后的第一次正式同台做节目,虽然此时小S已经结婚生子,早已不将过去的那些事情放在心上,但她和黄子佼的这次见面,依然非常触动我。


看了那么久的综艺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真实的前任和解画面。

噱头肯定是有的,但小S的眼泪,见面时的不知所措,以及之后的坦白,都不可能演出来。

小S在节目里回忆起很多和黄子佼交往时的美好片段,然后说,其实这段感情让她最耿耿于怀的,并不是黄子佼劈腿这件事,而是自己在分手时的处理方式。

“其实分手很正常,但是年轻的时候,总是把感情看得太重要和太冲动,然后讲了那番话,我觉得对他造成的伤害,现在想起来,觉得很抱歉。”


这段话,每次重看,我都会哭。

只有真正经历过,并且走过去的人,才会明白S说的是什么意思:

感情从来不是非黑即白,年轻时的爱和恨,在长大以后看来都变得不再重要,重要的不是当时的爱,当时我有多爱你,而是在爱过之后,受过伤之后,我们要做怎样的人,要过怎样的人生。

要恨人一辈子很容易,更难的是我们终于敢回望那段过去,放下纠结、忘掉怨念。


而黄子佼作为一个被骂了那么多年的“渣男”,他在节目上的那番独白,其实也是很多在感情中犯过错的人的心声吧:

“因为那时我工作也很顺,爱情也很顺,然后我又不珍惜,这件事就是一个当头棒喝,阻止我年少得志的一个警惕吧。”

△今年,黄子佼也结婚了,他这几年走过的路,可是比S要坎坷很多。

再看看我们的影视和综艺,似乎都没有像《康熙》这样透彻又全面地说过分手、出轨以及原谅这件事。

所以,我想,这就是我一直很爱《康熙》的原因吧。

在这里,不是浮夸的娱乐圈,不是虚荣的名利场,而是我们最真真实实的人生。

它用12年时间,和主持人、嘉宾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:

人生就是这样,从来没有一帆风顺的。

只要活着,你就要面对起起伏伏、高高低低,你要和碧池、渣男相处,你要经历伤害和背叛,在这过程中,你并不都是胜利者,有时候,你甚至会输得很惨。但所幸,你最终都会长大,而长大的表现,就是你终于学会接受那个真实但又不够完美的自己。


我爱《康熙》。

但我也知道它已经一去不复返。

我们现在不可能再有一个可以容纳《康熙》的市场环境。

别说综艺和影视,就连社交媒体,都很难再有真实的偶像,大家在屏幕前呈现出来的,永远都是漂漂亮亮的样子,而粉丝喜欢他们的,也是他们漂漂亮亮的样子。

这不是一个偶像又或者一个团队的责任,而是我们已经到了一个集体失声的世界,即便在娱乐圈,表达也已经成了一件越来越稀罕的事情。

大家都忙着做一个正确的人,可是却忘了,真实比较可爱。

《康熙》停播四年,我越来越怀念它,怀念的不只是青春,不只是笑声,还有那个百无禁忌、畅所欲言的平台。

转自:新浪娱乐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zzkorea.com@gmail.com|手机版|ZZKOREA

GMT+8, 2020-10-23 05:01

住在韓國.韓劇外掛字幕

© 2012-2017 www.zzkorea.com